合江新闻网> 跳出合江> 今日要闻> 浏览文章
“拼经济 抓发展”调研行①丨供应链“保卫战”
0 admin 2022年06月21日

川观新闻记者 张彧希 吴忧/文 韦维/图

调研点位:成都经开区


6月20日,成都经开区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总装车间,生产线全部开启,机械臂忙碌挥舞,运送零部件的AGV小车来往穿梭。一辆辆即将在月底投入市场的新车排着队驶下生产线。


在平时,是再寻常不过的生产场景。然而,随处可见的标语——“奋战60天,坚决打赢上半年”“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提醒参观者:这一切来得很不容易。


成都经开区是省内汽车产业聚集度最高的区域,其整车年产量,已连续7年突破百万辆,占全省总量的88%左右。由于汽车产业供应链长、全球化程度高,今年3月以来,在全国疫情多地多发的影响下,当地产业链供应链遭受冲击,部分企业生产一度“停摆”。


一场供应链“保卫战”就此打响——出台支持政策、建立绿色物流通道、协调涉疫地区关键零部件企业加快复工复产……多方努力下,当地产业恢复情况究竟如何?当前还面临哪些困难?


6月20日,四川日报全媒体调研组的调研首站,来到成都经开区。

“拼经济 抓发展”调研行①丨供应链“保卫战” 第 1 张

5天时间,建起物流中转站

“卡车下不了高速,零部件到不了厂里,平均一天就影响1500台车的生产。”在办公室,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生产管理部部长赵超越向调研组展示了一份“2022工作效率年历”。“4月2日”这个日期,被重重地做了记号——当天,成都分公司被迫停产。

“1400多个零部件,来自300多家供应商,缺一个都生产不了。”赵超越说,按照每辆车10万元的单价计算,停产一天带来的损失就高达1.5亿元。同时,作为“链主”企业,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一旦按下“暂停键”,将迅速波及周边87家本地配套企业。

“拼经济 抓发展”调研行①丨供应链“保卫战” 第 2 张

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总装车间生产现场。

让人忧心的是,类似的情景也发生在四川领吉、沃尔沃等整车生产企业。

4月13日,多个企业的求助电话在经信厅响起:涉疫地区的零部件无法运抵四川,整车企业面临大面积断供停产,形势十分急迫。“接到电话后,我们连夜向省政府报送专报,省上作出批示:由经信厅牵头会同交通运输厅、省卫健委和成都市政府,抓紧建立绿色物流通道。”经信厅汽车产业处处长刘珂说。

在各方合作下,仅用5天时间,即在成都经开区青台山建成占地约30亩的物流中转站,并依托中转站形成了闭环管理的物流运输绿色通道。“同时我们积极对接相关涉疫地区办理通行证,协调相关企业加快恢复生产发运。”刘珂说。

“拼经济 抓发展”调研行①丨供应链“保卫战” 第 3 张

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总装车间生产现场。

6月20日中午,四川日报全媒体调研组记者来到这个离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仅5分钟车程的中转站,刚好遇上三辆整车运输车排队准备进入中转站。门口的保安给车辆拍照、登记后放行,“今天要来18辆车。涉疫地区货运车辆在出发时就要报备,我们早就心中有数。”中转站现场负责人曾铁军说。

“拼经济 抓发展”调研行①丨供应链“保卫战” 第 4 张

位于成都经开区的物流中转站(龙泉驿区交通运输局供图)

当记者提出要进中转站看看时,曾铁军拦住了记者:“这里是全闭环管理。”据曾铁军介绍,外来司机进入中转站后,第一时间进行核酸采样,同步进行车辆和货物的消杀。若司乘人员和货物检测结果为阴性,通知货主企业派专员专车到中转站完成无接触货物转运,入站货车和司乘人员由货主企业专员专车护送驶上高速公路离开;若司乘人员需集中隔离的,按社区分类管控要求做好管控。

截至6月19日,中转站已服务了一汽-大众、神龙汽车、亨通光通信、富晟新悦、易初明通等35家成都经开区整车、零部件、工程机械等制造企业及物流企业,累计进站车辆275辆,出站车辆271辆。成都经开区汽车整车企业已全面复工复产。

赵超越至今记得,第一批通过物流中转站运抵厂里的转向机到货时全厂员工的激动心情。就在那时,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总经理张铁斌坚定地喊出口号:“奋战60天,目标任务不减,我们一定要把产量抢回来。”

3天之后,急需的货来了

生产线重新启动,但困难似乎一个接着一个:涉疫地区的零部件厂商产能尚未完全恢复,供货跟不上,成都分公司每天的产量只恢复到过去的50%左右。“每天心都悬着,停一天就完不成目标任务。”赵超越说。

“拼经济 抓发展”调研行①丨供应链“保卫战” 第 5 张

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总装车间生产现场。

“供应链‘卡’在哪里?有什么急需解决的问题,你们尽管提。”赵超越回忆,4月以来,从省政府到省直部门,再到成都市、成都经开区,上上下下到厂里来的调研次数不下50次。在赵超越办公室,四川日报全媒体调研组记者看到了一份提交给经信厅的情况说明,其中梳理了复工复产以来急需解决的两项问题。

而在刘珂的办公室,记者也同样看到了一份《急需协调的供应商名单》。名单显示,仅在上海一地,就有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一汽丰田汽车(成都)有限公司、神龙汽车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吉利四川商用车有限公司等5家整车企业提出的60项对接需求。

“我们再探‘瓶颈’,收集梳理了全省124家整车和零部件企业的难点问题,并积极对接相关重点涉疫地区,为每家企业一对一、点对点地协调零部件供应商,为企业增加供货量。”刘珂打开手机通话记录,有些电话是凌晨一两点,跟涉疫地区相关部门、企业的通话对接。

“就在我们提交需求后3天,货就来了。”赵超越以ESP(车身稳定控制器)为例,之前,涉疫地区每天给成都分公司的供货量只有2900套,经过协调,目前已经达到4000套。

数据显示,在经历了今年4月30%的大幅下滑后,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的产销量在5月、6月逐步攀升。“4月的产销量仅1.7万辆,5月就完成了3万辆,6月的目标是4万辆。”赵超越说,尽管遇到了困难,但公司并没有调低今年产销20万辆的年度目标。

“拼经济 抓发展”调研行①丨供应链“保卫战” 第 6 张

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总装车间生产现场。

最近,一项数据又让赵超越忧心忡忡:4月我国汽车产、销量不论是同比还是环比,降幅都达到40%以上。“生产出来,还要卖得出去。”赵超越说,公司正抢抓国家减征车辆购置税的契机,提前谋划,出台新的销售策略,以求抢占市场先机。

此外,应对疫情冲击,成都分公司还未雨绸缪,“我们提前建储,把零部件库存维持在一个比较高的状态。”赵超越说,目前公司储备的零部件已可以满足14天的生产需求,相比过去的4个小时有了极大的提升,“即使完全封闭生产,我们也不怕。”

文章点评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在线留言- tags
关注我们